你的位置:老王色图 > 热点资讯 >

年近8旬老太家中搜出冰毒166克、现金86万!背后真相不简单

  • 发布日期:2022-07-11 10:21    点击次数:203
  • 来源|都市现场原创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今天(6月26日),是第35个国际禁毒日。近日,江西省九江市警方正在进行的一次搜查行动,目标场所的主人是一名年近八旬的老人刘芳(化名)。很快,警方就在她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些疑似毒品的晶体物质。经过事后检验,搜查出来的正是冰毒。那么,这些毒品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位年近八旬老人家中?在她看似普通的形象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家中藏毒、巨额现金随意摆放

    老人究竟充当什么角色

    在警方搜查的过程中,发现在一个很小的、老式的、木质的床头柜,一个抽屉里面发现了两袋灰色晶体状物品,还有一袋粉末状物品。但老人极力否认与这些东西有关,声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东西从何而来。

    很快,民警在另一间房间的桌子里又有了新的发现。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2:当我打开桌子左上角抽屉的时候,映入我眼帘的就是现金,一个黑色笔记本,把下面一翻,用袋子装好的冰毒,据我的侦查经验来说,它比一般的冰毒纯度要高、成色要好。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大量的透明的装毒品的袋子,还有电子秤。在旁边有一个手提拉杆箱里面也发现了大量的现金。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2:基本上以一万块钱左右为一沓,大约三四十沓,她放得很随意的,她随意到什么程度,就拿垃圾袋把袋口一封紧,随便系两下。她外面门也没锁,柜子也没有锁的,很随意的。

    经过仔细搜查并鉴定,警方在现场共找到冰毒166克,现金86万。那么,这些会是这名老人所藏匿的毒品和毒资吗?年近八旬的她又是否就是警方苦苦寻找的贩毒案嫌疑人呢?

    邻居2:平常也就是跟我们普通的老太太一样的,早上买买菜,晚上就跟老人家邻居遛遛弯。

    物业工作人员:我当时看到觉得目瞪口呆。人生第一次,五十多岁了第一次看到这个场面,没经历过,这么简陋的房子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毒品。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现金,七八十万在一个箱子里面。

    家中藏着的毒品,随意摆放的巨额现金,而藏匿地点居然是一位年近八旬老人的家,那么,在这种种异常情况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涉毒人员浮出水面,毒品源头难以寻觅

    2021年10月,江西九江警方接到一个重要线索。戒毒人员吴某近期行为异常,极有可能已经复吸并参与贩毒,警方立即布置警力对其进行调查。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这个人,90年代的时候是玩海洛因的,那时候经常注射这种海洛因,就导致他的腿部都残疾了,现在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

    吴某是九江市本地人,有多次犯罪前科,有着一定的反侦查意识。于是,经九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指派,德安县公安局接手对案件进行秘密侦办。通过暗中观察,民警发现吴某很少出门,即便出门也只是到最近的小超市购买一些生活用品。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因为长期吸毒导致家庭破碎,他妻子也没有跟他在一起生活了,小孩子也是他前妻一直带,等于吴某他现在就是一个人。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2:一般活动轨迹就在小区的周边,那他吸食毒品是从哪来的,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民警蹲守半个多月后,一名男子的出现,才打破了这个僵局。可疑男子姓毛,同样是九江本地人。民警发现,毛某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吴某所在的公租房单元楼。更为可疑的,是他与吴某都有过在南昌监狱服刑的经历。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所以我们当时(大胆)分析,这两个人应该是在监狱服刑的时候认识的。我们通过观察,这个人就像喝醉酒一样,他眼神中一点目光都没有,而且走路都是歪歪倒倒的,很符合吸完毒之后的表现。

    2021年11月初,案件终于出现了转机。毛某独自骑着摩托车来到了九江市浔阳区,最后消失在了锁江楼附近小区的一栋楼里。不到2分钟便下来了,之后便匆匆离开了小区。这让有着丰富侦查经验的民警,很快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断。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毛某很有可能是非接触式购买毒品。可能是嫌疑人之前就把毒品放在这栋楼的某一个地方,而毛某跟这个嫌疑人很有可能是没有见过面的。

    警方认为,继续跟踪已没有必要,于是决定对吴某与毛某实施抓捕,并当场从吴某身上搜查出一小袋冰毒。

    民警: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取毒品的地方的?那个地方地形那么复杂,你怎么知道?

    毛某:是吴某开始带我去的。

    最终的审讯,印证了警方的判断,他们利用楼栋内闲置的奶箱进行非接触式毒品交易。那么,那个从未谋面的贩毒上家究竟藏身何处呢?

    隔空指挥 未谋面的上家若隐若现

    民警反复查看监控视频后,发现毛某从楼栋出来后打了个电话,又再次进入楼栋,然后才离开。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毛某很有可能当时电话是打给上家的,很可能是他上楼之后,因为天太黑了,没找到这个毒品,然后和上家联系这个毒品放在什么地方。

    顺着这个思路调查,在毛某的通信对象中,一个网名为“多彩艳丽的生活”的人进入了侦查视线。吴某交代,“多彩艳丽的生活”是一名女性,但是他并不知道此人的真实身份。分析毛某每次取毒品都是在这栋楼,警方判断,该女子可能就住在这栋楼。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当时我们就觉得这栋楼就很有可疑。但是到底哪一户人?哪一个人?当时我们不能确定。

    这栋楼的12户住户都是某厂的退休职工,涉案可能性不大,于是警方开始围绕12户人家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最终,快80岁的刘芳(化名)引起了民警的注意。

    小区物业工作人员 张女士:就知道老人家是一个人住。

    小区物业工作人员 孙女士:独居的那种,有时候下午还会跟人家老年活动室打打小麻将,平时跟人家结群结伴得少,一个人的时候多。

    然而,正是在这个“最不可能的人”家中,民警搜查出了冰毒166克,现金86万。那么,警方又为何会对她住所进行搜查呢?这样一个平时行为再正常不过的老太太,真的是警方追捕的毒贩吗?

    刘芳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王艳艳(化名)也已经退休,小女儿叫王丽丽(化名),经营一家龙虾店。警方之所以怀疑她,一是王丽丽有贩毒前科,二是老人有在自家楼道里放置毒品的便利条件。

    综合各种线索,警方推测,这起毒品案件中,王丽丽或许是源头毒贩,而她的母亲刘芳也极有可能参与了作案。但是女儿真的会利用自己年迈的母亲进行贩毒吗?

    现金和毒品究竟来自何处?

    母、女究竟谁是毒贩?

    为了掌握更多情况,民警化装成顾客,来到王丽丽的龙虾店进行暗中调查。虽然对于王丽丽的调查一无所获,但是民警却意外有了新的发现。那就是她的姐姐王艳艳也存在着可疑。王艳艳目前已经退休,其丈夫2020年因癌症去世后,便居住在离母亲很近的小区里,但是她却几乎不在母亲家出现。

    九江市禁毒支队 侦查员3:她的行为路线非常诡异。经常凌晨两三点钟出入一些我们认为正常人不会去的地方,比如说哪个小巷,或者说某一个野外的公园等等,经常出入在这些场所。

    除了行踪诡异之外,王艳艳的经济状况也反常。调查显示,仅仅靠退休工资的她,近一两年不仅还清了丈夫看病所欠的外债,还帮儿子买了一辆名牌轿车。而且,就在警方对王艳艳进行调查时,她已经驾车逃离九江市区,民警随后在湖口县将她追捕到案。面对亮明身份的民警,她显得镇定自若。随后,在对她住所的搜查过程中,也没有发现。难道是警方的侦查搞错了方向?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如果是王艳艳没有把毒品销毁,肯定是藏匿在什么地方。我们当时就想到,是不是有可能藏在毛某出入的那栋楼?

    当民警提出要去母亲刘芳家搜查时,王艳艳脸色骤变,声称母亲跟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拒绝配合警方调查。结果就出现文中开头时的一幕。

    可除了搜查出的现金,其它所有物品王艳艳都否认见过,并称这些涉毒物品都是已经过世的丈夫所留下来的。不过,民警很快用证据击破了她的谎言,在本案涉毒关键物品上,民警提取到大量王艳艳的生物信息。

    九江市德安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检察官:当庭问她有没有碰过这些毒品,有没有去过这些房间,她说没有,实际上鉴定上有她的痕迹在的。她跟毒品是有过接触的。

    其次,在刘芳家,警方曾搜出了一个记账本,上面写着“吴欠105个”这几个字,此前吴某也曾交代过他欠上家将近105g毒品的钱。经过笔迹鉴定,书写的人正是王艳艳。另外,母亲刘芳的供述,也证明了王艳艳的贩毒事实。

    九江市德安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检察官:她说她女儿打电话,让她把一包晶体状的东西放在牛奶盒里面,过一会儿她去拿,从那个奶盒子拿了一沓钱回来了,所以这种交易的模式,就跟两个证人(吴某和毛某)说的那种交易的方式是相印证的。

    九江市德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员1:她母亲称自己年纪比较大,她不知道毒品是什么东西,她也不知道家里那些东西是毒品。

    证据显示,这起毒品案的主谋正是王艳艳,而母亲刘芳则被她利用,充当了运毒工具。

    江西省德安县副县公安局 局长 施延:毒品是一条不归路,切莫走上吸毒贩毒的道路,否则必定受到法律的严惩,让我们共同提高防毒拒毒的意识,珍爱生命、远离毒品,让每一个家庭多一分幸福,让社会多一分安宁,也让我们的民警少一分危险。

    2022年5月,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虽然王艳艳的代理律师以无罪进行辩护,但是综合所有证据,法院以贩毒罪判处王艳艳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八十万元。经综合考虑具体案情,检察院未对刘芳提起公诉。

    近年来,家族式贩毒案件时有出现,究其根本,是一些贩毒人员觉得家族成员之间有血脉维系,这样彼此之间信任度更高,企图逃避警方打击,不过,这样的幼稚想法,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家族式贩毒,不仅害己,也害了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