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老王色图 > 热点资讯 >

趣店转型走向何方?

  • 发布日期:2022-08-04 10:30    点击次数:71
  • 近日,趣店创始人罗敏现身东方甄选直播间,在不听劝阻为人气主播董宇辉老师狂刷礼物后,被直播间拉黑。今日下午,董宇辉回应表示是导演小哥的私人恩怨,而他也觉得合理。这份回应瞬间登上热搜第一,评论区充斥着对董宇辉的支持,与此同时罗敏靠校园贷发家的旧事也被重提。据悉,因监管退出校园贷业务后,罗敏创业多次寻找新出路,如今又将赛道瞄准了预制菜。

    董宇辉回应/直播截图

    “有些私人恩怨他要拉黑”

    7月18日,趣店创始人罗敏现身东方甄选直播间,并狂刷价值人民币三万左右的礼物。次日,罗敏在账号发布视频称发现自己被董宇辉拉黑,很遗憾以后可能再也看不到直播了。

    今日下午,董宇辉在直播间解释:“东方甄选是公司的号,跟我个人无关。导演小哥因为大学刚毕业,有时候有些私人恩怨,他要拉黑,我听完之后觉得挺合理的。”

    此番回应下,不少观众支持,认为“董老师高情商”,并且纷纷提到“罗敏是校园贷鼻祖”“臭名昭著”。罗敏是谁?为何一家上市企业的创始人会面临如此多的非议?

    根据天眼查显示,趣店(原名趣分期)是一个面向大学生的分期付款购物+P2P理财平台,为全国各地大学生提供趣分期消费服务,隶属于北京快乐时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7年10月18日,趣店集团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而罗敏则为趣店创始人、CEO。

    凭借着金融信贷业务,趣店巅峰期市值超过百亿美金。但与此同时,也曾多次被曝出学生无力偿还选择自杀事件。

    到了2016年,银监会以及各地金融办加紧了对校园贷的监管。2017年6月28日,银监会、教育部、人社部曾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到,从事校园网贷业务的网贷机构一律暂停新发校园网贷业务标的,根据自身存量业务情况,制定明确的退出整改计划。

    趣店简介/官网

    退出校园贷业务不停寻找新出路

    因监管,趣店退出校园贷业务,宣布专注于消费金融业务。之后,蚂蚁金服与其合作又到期,并售空股票,停止对趣店通道和流量的支持。这也导致趣店业绩大幅下降,而罗敏也走上了不断转型,频繁开拓新业务的道路。

    2017年,罗敏创办汽车消费分期项目“大白汽车”,据悉80天内,大白汽车就在全国开出175家自营门店。但同年第四季度,大白汽车就被曝出大规模关店、裁员,最终在2019年5月份宣告彻底关停。

    2018年,罗敏又推出一系列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儿童一对一学习平台“趣学习”,但最后也未有起色。2020年,其又将视线放在了跨境奢侈品电商行业上,开办品牌“万里目”,并且借鉴拼多多百亿补贴的模式,签约了黄晓明等作为明星星推官,并且投资一亿给寺库。

    结果显而易见,寺库去年拖欠供应商货款以及用户退款,便早已处在了风口浪尖上。罗敏的“万里目”再次以不了了之而收场,项目宣告失败。此外,不死心儿童教育的罗敏去年继续打造了“万里目少儿”,号称专注儿童素质教育领域,但该项目也只存活了一年。

    今年第一季度,趣店营收低至2.02亿元,同比下降60.9%,金融业务占总营收将近90%;公司净亏损1.43亿元。记者调查了解到,这已经是趣店连续十个季度收入下降,也因此罗敏愈发急迫去寻找第二条可增长的新业务。

    趣店预制菜海报与罗敏/官方海报

    再次高调创业进入预制菜赛道

    正如罗敏所说,自己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如今他又宣布要进入预制菜这条现如今大热的赛道,并且借助了抖音等流量平台,还花费了上亿的营销。

    据悉7月17日,罗敏的抖音账号“趣店罗老板”直播19个小时,凭借送iPhone 13、1分钱抢酸菜鱼等福利以及贾乃亮等明星助阵,创下单场销售额2.5亿元的纪录,累计有9098.6万人观看和参与了这场直播。罗敏直播间的粉丝也从不到50万涨粉至458.3万。

    销售额过亿后,在给董宇辉帅礼物被拉黑的当天,7月18日,罗敏马上趁热打铁,召开战略发布会,表示2022年初,趣店先后在厦门、武汉、深圳等十五个城市建立了十五家预制菜生产加工工厂,未来三年要支持十万用户创业开设线下门店,并且称趣店未来将会是一家食品公司。

    罗敏与贾乃亮直播/直播截图

    只是,每一次创业都声势浩大,并且给出宏伟蓝图的罗敏,这一次也让大众见怪不怪。预制菜的创业坚持多久,能否成功,不得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下旬,趣店股价一度下探至0.71美元/股,且因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收到了纽交所的退市警告,如果在规定期限内股价依旧低于1美元,纽交所将对趣店开始停牌和退市程序。但凭借着直播出圈后,7月18日晚间,趣店美股一度涨超80%,收涨40%。目前已回升至1.54美元/股的水平。

    南都·奥一新闻记者 刘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