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老王色图 > 刺激小说 >

孤单的李霞老师 - - 孤单的李霞老师 -

  • 发布日期:2022-06-16 05:32    点击次数:192
  • 孤单的李霞老师 - - 孤单的李霞老师 -

    离开故乡已经十多年了,我也已经从一个十五六的少年成为了而立之年的大叔,这些年走南闯北忙忙碌碌,早已忘记了故乡的许多人和事。但只有她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让我在期待中度过无数夜晚。  在梦里我又回到过去,回到李霞家里,瘦弱年少的我跪在光着腚的李霞身后,用尽全力的撞击她那丰满却又坚实的屁股,胯下的棍子在李霞深邃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我至今还记得她阴门口那浓密的阴毛,以及阴道里流出的汁液,那么晶莹芳香,像蜂蜜一般诱惑着我,可是李霞从来不让我去舔那蜜露,只能在想象中品味它的甘甜。  说实话我这么多年玩过许多女人,胖的瘦的,高的矮的,清纯的学生和骚的一塌糊涂的妖精,却从没见过阴道像李霞一样的女人,那茂盛的阴毛就像是人迹罕至的密林灌木,重重叠叠,健康旺盛,如同藏着宝藏的洞窟,将那肥美的蜜穴深深地掩藏。  虽然我知道那是梦,可我却不想醒来,在梦里我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午后的阳光透过木窗照射在李霞的屁股上,照在她那成熟丰满的身体上,屁股上的小红疙瘩清晰可见,每次我都会忍不住狠狠的抓住李霞的屁股,不停地揉捏。  李霞是我的小学老师,也是我的邻居,她的丈夫跟我家有些亲戚,所以我叫李霞姨。她的丈夫据说在很远的部队,在交通不便的年代,路途遥远一年也回不来一次,以至于我只见过那人两次。她们没有孩子,更多的时间只有李霞一个人孤单的住在那个院子里。  我十一岁时才上小学,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小地方是很正常的。说是学校其实就是六间瓦房,每个班包括附近村子的人也就十几个人。而李霞不但教着三个年级的语文还是我们的班主任。  在我上三年级时家里人因为要经常出门跑货,亲戚又都不是东西,就把我托付给身为邻居的李霞照顾,李霞平时只有一个人,再加上家里会给她以当时来讲还算不菲的生活费,她自然乐意,我便住到了她家,开始了我和她三年的相依生活。  其实李霞现在来看不算漂亮,但是上过学的女人气质肯定要高出农村娘们儿一大截,那年她才二十四岁,五官均匀,脸上总是带着沉稳亲和的笑容,身材因为也要做农活也非常匀称坚实,尤其是屁股和奶子,让人看了就想从后面拍一巴掌。  老实说我对李霞的邪念从十岁就开始了,不只是我,全村的老棒们都会都偷偷的看李霞的屁股和奶子,然后回家一边疯狂的干自己的娘们儿,一边幻想着身下逼洞的主人是李霞。  也怪他们自己,那些年经常有电影队来放电影,散场之后村里会凑一些好处给他们,然后下半夜放的电影就全是无声的片子,只不过满荧幕都是光屁股和洋奶子。弄得全村人眼里都是奶子和屁股。  等我再稍微大一点也就明白那电影是什么意思了,开始和一群小子躲在柴火堆里偷看。  等晚上看完电影,第二天上课便想象着讲台上的李霞光着屁股甩着奶子走来走去,一想到这鸡巴硬的裤子都快破了。  但幻想归幻想,始终无法实现,直到有一天我亲眼近距离看到李霞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的美梦成真了。  那天天很热,放学后我跟李霞说了声就去跟别人玩了,玩捉迷藏,二十个人两个藏,捉到就要被所有人当马骑,我自然不蠢,灵机一动藏到了李霞家里的秸秆堆里,盖得严严实实用木棍搭个了望口,躲了没多久十几个人就来家里问李霞我在吗,李霞没看到我进门自然不知道。  等把他们打发走了后,李霞关了门还顺手插上了,便进屋了。  等我再看时她正端着一大盆水走出来,身上只穿着露肉的贴身衣物,她轻轻地放下水盆离我也就四五米,然后慢慢的脱掉小背心,两颗奶子像两个可爱的球一样蹦了出来,把上衣随意搭在木头上,然后又去脱内裤,我能清晰地看到她肚子上的汗往下滑落,滑到微胖柔软的小腹,然后汇集到大腿之间的沟里,流入了被浓毛覆盖的地方,我发誓我当时绝对没有硬。  直勾勾地盯着李霞的阴毛,太奇怪了,电影上的女人全是光秃秃的,而李霞的那里是那么浓郁像她的头发一样,漆黑美丽,延伸到距离肚脐不到一巴掌就分散开来。  李霞哼着歌轻快地撩着水清洗着奶子,一只手托着,一只手洗着奶子下面,她的奶子太漂亮了,白白嫩嫩,就像豆腐。我惊奇的发现,原本干瘪的奶头在她搓洗完后竟然变得饱满,像山上的小枣一样,让人看了忍不住想狠狠的咬一口,含在嘴里用舌头搅拌。  很快轮到李霞洗下面了,不知道她跟电影里光秃秃的女人下面是不是一样有一个深邃的洞。  我静静地看着,连眼都不敢眨,只见李霞不断地用手揉搓下面的毛毛和更深的地方,她洗的很认真,搓完黑毛,便蹲在地上对着我的方向,一切一览无余。她用清水往里面泼,我这才透过阻碍看到那奇妙的女人地,粗糙的肉褶子里面掩藏着粉红色的蜜肉,鲜嫩可口,晶莹美丽。  但我最后还是被她发现了,趴久了全身发硬,一点动作都控制不住,被李霞逮住后我狼狈的从秸秆里站出来,满头大汗,衣服都紧紧地贴在身上。  我当时以为死定了,不敢抬头看她,让我没想到的是,李霞看到我这满头满脸灰尘的样,却突然哈哈笑起来,说,你怎么躲这里,他们刚才还找你哪。  我只能低着头,嗯了一声,不敢看她,她却毫不在乎的把我拉到水盆那里,蹲在地上帮我脱掉满是泥土和柴火的衣服,让我光着屁股站在水盆边。  就这样李霞光着我也光着,她蹲在地上帮我用水冲洗,晃动着奶子帮我搓,毫不避讳。  我发誓那会儿我觉对没有硬,就算是李霞用手洗我的鸡巴时也没有翘一下。我像木头一样低着头用余光看着我无数次幻想过的李霞的肉体,看着她的奶子,她的黑毛。  当然那天我虽然满脑子的奶子和阴毛,但因为还没到发育的年龄,李霞也只把我当小孩子看待,没有想多。  生活就这样平静的过着,之后两三年家里没人我就去李霞家住,也经常一起光着洗澡,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帮我洗,我只能在帮她擦背时趁机抚摸一下她的身体过过瘾,但是她身上的每一片地方我都偷偷看过了,就连她大屁股上的红点我都仔细看过。  直到我五年级时开始发育,蛋蛋也开始长毛。有一次,她帮我洗澡时我的鸡巴忍不住突然抬起头,真的是很突然,我控制不住。她的手一摸我的蛋蛋,鸡巴马上就立了起来,龟头一下就冲了包皮,缩在里面的部分一下子就挺了出来,比平时的小鸟大了一倍多,又硬又廷。  李霞被我的鸡巴吓了一跳,直勾勾的看着然后呆住了,我也不知所措。然后她突然笑出来,拍了我的鸡巴一下说了一句小流氓,自己洗。  从那以后李霞就没有和我一起洗过澡。  说起李霞的丈夫这些年也回来过两次,但每次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他也知道我经常在他家住,回来那两晚我也在,都是一夜不眠。说实话她俩动静太大了,隔着一面墙,就听到那老式木床嘎吱嘎吱,来回晃动的声音,偶尔会有李霞很轻微的呻吟声,和一句慢点我疼。  我知道他们在干什么,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屋里的场景。  昏暗的屋子里李霞静静地躺在床上一丝不挂,两颗奶子贴在胸前,漆黑的阴毛在夜色下黑的更浓郁,像黑洞一样,吸引着指导着一根肉棍向她前进挺去。然后一声低吟,肉棍整根探入了李霞干渴的阴道,肉壁与肉棍开始摩擦,这渴望的肉棍一下子填满了她的阴道,让李霞忍不住抬起屁股让着摩擦的感觉更多的停留,随后肉棍开始缓缓抽出,距离洞口很近时再次挺入。李霞的阴道也从刚开始的狭窄紧贴,慢慢变得宽阔,任由肉棒的滑动撞击。渐渐地肉棒和阴道像打井一样进进出出,李霞的阴道开始渗出甘甜的泉水,越来越多,直到水从阴道里喷涌而出,再也止不住,慢慢溢出阴道口,流到她的腿上,路过肛门,淌到床上,泉水再也止不住喷涌而出,在肉棒的撞击中水花四溅。  而我总能在这美妙的夜里挺着小肉棍在幻想中睡去。很美妙,很回味,毕竟这种事不多。  等李霞的丈夫第三次回来时我五年级快毕业了,对于农村来说这学也就上到头了,我已经长成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子。  那些天我在外村亲戚家帮忙,连夜赶回来时那男人已经走了,没有过夜。   屋里很黑没开灯,我一边走进李霞的屋子一边喊道:“姨,我叔哪,怎么不开灯”。  借着月光我才看到李霞坐在床头,低着头长发散落在脸颊上,没有说话。  这才听到她在轻轻地哭,那声音是那么无助可怜。泪珠在她鼻尖滑落滴在裤子上。看到她哭我心都碎了,忍不住哭着说:“姨到底咋啦,你说话,天大的事有我哪。”  我走上前抱住她,这是我第一次抱着她,我能感觉到,她全身颤抖,哭的更伤心了。  我把她抱得更紧,额头贴着她的耳朵也开始哭。  李霞终于喊了我一声:“二娃”,声音很憔悴。  说完转过身抱住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哭出来,哭的那么痛,那么撕心裂肺。  在黑夜里我们俩就这么抱着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李霞声音哑了眼泪也干了,只剩不停地抽泣,但我还是紧紧抱着她,突然我发现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孩子了,我比她更加高大宽阔,抱着她更像是抱着一个可怜的小女孩。  又过了一会儿,当抽泣也停止后,屋子里寂静的吓人,她的脸贴着我的脸,我的泪混合着她的泪,她的呼吸吐在我的脖子上,我第一次这么享受寂静。  估计到了下半夜吧,村子里连狗叫声都没了。我轻轻在她耳边地说:“姨,咱去洗澡吧,像过去那样你帮我洗”。  李霞没有出声只是松开了手,抱得久了身子有些麻木,我扶住她的肩膀,看着她,她低着头没有看我,然后起身倒水。  院子里,我俩站在水盆前,李霞一动不动,我开始脱掉上衣和裤子,一丝不挂的站在她的面前。一大团云飘了过来挡住了月光,李霞这才拿起水瓢往我身上倒水,然后轻轻的搓,搓的很慢很温柔,她的手很软却又冰凉。  洗完上身,她又开始帮我洗下面洗,我已经长大了成熟了,下面和她一样黑黑的一团。李霞的手在我的腿上轻轻地搓,当无意间碰到了我边上的毛时,我能感觉到她抖了一下但是手没有停止。  这种刺激血气方刚的我一下子就一柱擎天,李霞没有像以前一样骂我小流氓,只是静静地一边泼水一边用手开始揉搓我的蛋蛋和肉棍,我甚至觉得她的手比刚才更轻柔,洗的时间也更长,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沉浸在这一刻忘了神。  得我回过神来,李霞正在用干毛巾擦拭我的身体。  帮我擦干后,她又停了一下,然后才伸手去解自己的上衣,我突然握住李霞的小手,帮她放下。然后伸手帮她解扣子,脱掉外衣,李霞主动转过身来,我就帮她把奶罩扣子解开,我没有急于让她转过来,好一睹日思夜想的乳房,而是从身后抱住她,让我的胸贴着她的背,紧紧贴着。  我已经长大了她还依旧年轻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我的手拦住李霞的腰,触碰着她腰间的软肉,手伸到她的裤子前去解裤子扣,可是怎么都解不开。她的小手便贴着我的手自己解开了扣子,拉开了拉链,轻轻一推裤子滑落。  我扶着她转过身来,然后蹲下,直面那神圣的地方,透过微弱的光,我看到她的内裤紧紧地贴着肉体,看不清颜色,一团不安分的阴毛从一边跑了出来,内裤上一股洗衣粉的清香飘到了我的鼻子里。  我开始伸手去脱李霞的内裤,她的小手不安的抓住我的手,像个害羞的女孩。我说:“别怕姨,我帮你”,然后我轻松的把李霞的内裤拉下来。像她一样舀起一瓢水倒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搓洗,每一寸肌肤,每一片地方,像神圣的仪式一般帮这个我称呼为姨的女孩清理所有的悲伤,没有夹杂一丝邪念。  然后像她一样一手托起滑嫩的乳房,一手清洗干净。由上到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直到我的手来到了那最后的圣地,李霞像天使般站在哪里,微微的挪动了双脚,好让我用手清洗她的密林,我的手在李霞丛林般的阴毛上拂过,她的蜜汁混合着水渍留在我的手上,我能感觉到手上的炙热和空气中的香甜。  然后我帮她擦干身子,院子里两个成熟年轻的身体赤裸相对没有一点羞愧。  我轻轻地搂住李霞的脖子一只手勾住她的双腿把她抱起,李霞一声不吭环抱住我的脖子,我抱着这辈子最心爱的女人走进屋子轻轻放到床上。  在床上,在原本属于李霞和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我压在李霞身上,胳膊撑着床板,生怕压疼了我的女孩。  然后亲吻着李霞的每一寸肌肤,脸庞 嘴唇 脖颈 香肩 ,直到在那我思念多年的乳房上才肯停留,我贪婪的吮吸李霞的奶头,一只手温柔的抚摸另一个乳房,那柔软的乳房在我手里揉捏,就好像融化在手里一样。  香甜的奶头我忘情的吮吸,就像有甘甜的蜂蜜流出一样,我的舌头不停地搅拌着,李霞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她抱住我的头抚摸我的脸,把我当成吃奶的孩子一样。然后李霞很小声的嗯了一声,我以为弄疼了她,可是她的双手的动作却表示我多虑了,我移开嘴转向另一个久等了的奶头再次忘情的吮吸。  我真想时间一直停留在这一刻,李霞却突然像蚊子般小声哼道:“二娃,给我,给我吧”。  我知道李霞的意思,我不忍心拒绝她,一只手扶住已经挺立的鸡巴,向着李霞的阴毛探索,阴毛的深处早已水流成河,湿漉漉一片,但是我那时还是个处,怎么顶都找不到地方,只知道蛮力,疼的李霞叫出声:“二娃轻点,疼”。  她也知道我的无奈,伸过一只手握住我的鸡巴把它引导到了门口,借着阴道口的蜜汁我慢慢地挺入,李霞再次抱住我,抱得很紧很紧,直到我的肉棍长驱直入全部刺进了她的阴道,再无半分保留。  我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着我第一个女人阴道的温度,那狭小的洞穴好像从没来过这么庞大的客人,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鸡巴。我伸手抱着李霞的脸,感受着她阴道的炙热暖流,然后亲吻她的嘴唇,甜蜜的香唇,舌头慢慢的伸入,撬开她微弱的防御找到了她的小舌头,慢慢的抚慰那柔软的地方。  刚开始李霞的舌头害羞一般任由我挑逗,然后慢慢的开始迎合我,伸出来与我的舌头纠缠,我慢慢地引诱她出来,然后在李霞的舌头伸出时我突然吸住,忘情的品尝,身下休息的肉棍也开始抽出,带出一片蜜汁,再快离开阴道口时又缓缓的刺入。  一边品尝李霞的小舌头,一边细细的感受龟头在李霞阴道里摩擦的触感,一下,两下,随着一进一出,李霞狭窄的阴道成了我开拓的新土地,越来越顺滑,我的肉棍也开始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李霞的脸被我戏弄的热的发烫,她的双手用力的抱着我,十指几乎要刺进我的肉里,而我丝毫不在乎,感受着她对我意乱情迷的亲吻,我狠狠的抽动起来,含着她的舌头大力的撞击着李霞的阴道。  很快,在舌头和肉棒极速的抽动下,李霞突然停止吸我的舌头,抱着我不再动弹,身体一阵轻微的抖动,我也感受到李霞阴道里一阵阵的压迫感,我知道这就是女人的高潮。  我停止了抽动,但是鸡巴还留在李霞的阴道里,坚硬如铁,我撑住身体,静静地看着我的女孩,李霞也看着我,没有一句话。过了几分钟我的肉棒再次抽动,比刚才还要用力还要兴奋,我要让这个可怜的女人,我的老师,我的姨在今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同样的没过多久李霞又是一阵抖动,再次满足的吐了一口气。我又停下了,她亲了我一下,再次四目相对。  李霞终于说了句:“二娃你累吗”?我说:“姨,我不累就是胳膊木了,能换一下吗”?  李霞轻声的嗯了一下,我就一下子拔出了肉棒,心急了一点,李霞没忍住“啊”了一声。  我坐起来后,扶起李霞,她的阴道还没有闭合被肉棒封住的蜜汁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流到我的小腿上热乎乎的。  我让李霞趴在床上,像电影里看到的那样,跪在李霞的屁股后面,然后挺着鸡巴伸入她的阴道口,这次很顺利,李霞也很配合,但她很显然没这么做过,显得笨拙不知所措。直到我刺入她的阴道时,她身子向前一缓,我才开始慢慢的挺动。  这时月亮从云里出来了,亮的像灯泡,透过床头的窗户照在两个交合的男女身上,我慢慢的挺动肉棒,欣赏着李霞丰满的屁股,洁净的后背,双手不自然的开始揉捏她的屁股。  区别于乳房的手感让我更加兴奋,一边抓着李霞的屁股,下身一边快速的挺动摩擦,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用力,我挺直了腰板,每一次抽动都要尽全力,李霞发出怪异又让我兴奋地声音。  我抬起头,看到月光照在墙上的照片上,那是李霞和她丈夫的黑白照片。  我死死的盯着照片里男人的眼睛,它也似乎在盯着我,这让我变得愤怒暴躁,我心里大喊,你他娘的看什么,我就在操你老婆,他现在是我的女人,现在是我在草她,我比你更厉害,更能让她快乐。  愤怒化为了力量,力量全部汇集到鸡巴上,变得狂躁,鸡巴带着怒火更加用力的顶到李霞的阴道里。每一次抽出都几乎要拔出来,每一次操进去都比上一次更深入。我要把肉棒送到李霞阴道的最深处,钻到最温暖的地方。我要把我整个人都顺着李霞的阴道钻进去,这种比刚才还要强烈的渴望和兴奋,让我忘了一切,只知道不停地抽不停地插,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撞击在李霞的屁股上,发出响亮的啪啪声,撞击的声音传到院子外,久久不停,啪,啪,啪……李霞被我的鸡巴抽插的受不了了,激动兴奋的不行了,从刚开始的沉默不声,到慢慢的呻吟,双手紧紧地抓扯着床单,再到现在控制不住的叫着我的名字:“二…娃,二…娃,姨…姨不行了,救命二娃救命”。  我已经疯了不管不顾,越叫我越觉得高兴,我要用鸡巴把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所有的矜持,冷漠,理智和道德全部操碎,要把全部的力量宣泄出去。不到五分钟李霞就受不了了,上半身瘫软在床上。已经没有力气喊了,床单被抓的卷成一团,双手无力的搭在上面,撅着屁股趴在床上哼哼。而我依然在抽动宣泄。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袭来,冲击我的大脑,让我兴奋的加快抽插,终于不可抗拒般,我的鸡巴一阵抽动,我感觉一股东西从鸡巴里喷涌而出,像开闸的洪水激射而出,头也一阵眩晕,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空了,我停下动作,弯下身抱着李霞的屁股,脸贴在她的腰上,任由鸡巴倾吐到她的阴道里。李霞的身体也随着我抖动不停。  此时外面已经蒙蒙亮了,伴随着鸡叫声,我重重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那是我第一次和女人做,也是最厉害的一次,之后再没有这样强大过,我想那可能跟一个少年怀着所有的感情操有关。  之后我过李霞那晚什么感觉,李霞笑着打了我一巴掌说,她也数不清那晚泄了多少次身,刚开始我很温柔她泄了两三次,之后我发狂后她让高潮冲击的神志不清了,一边想着希望我永远的操下去,一直到两人死,慢慢的她感觉真的快被我日死了,全身一动不能动,除了能感觉到我的棒子在她阴道里肆虐什么也听不到感觉不到,然后她慢慢的胡言乱语,我都没听到,我问她说的什么,她害羞的不说。  第二天精疲力尽的我俩一直睡到下午,昏昏沉沉的,每一次醒来我都调整身体抱住她温暖的肉体,怕李霞突然不见了,更怕这一切都是梦,只有李霞奶子上传来的柔软和温度告诉我这是真的,然后我亲住她的耳垂再次睡着。  三点的时候我再也睡不着了,看着怀里光着屁股的李霞,心里高兴疯了。她还再睡着,我一会儿捏一捏她的奶头,一会儿扯一扯她的阴毛,说白了我还是一个爱玩的孩子,对女人充满了好奇。  最终李霞还是醒了,迷迷糊糊看了我一眼,立刻低下头想缩到被子里,我拦住她搂着李霞让她的脸贴到我的胸膛上,两个人侧着身抱了一会儿,我的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在李霞光滑的背上,柔软的屁股上,丰满的大腿上游荡,李霞静静地任由我玩弄。  “二娃我们不该这样,是我害了你”。李霞在我怀里小声说。  我说:“姨,不怨你,我这辈子从没这么高兴过,就算明天死了我也值了,我爱你,从小就爱上了你”。  “可是,我是个结婚了的女人,你还是个孩子,被人知道就没法活了”。李霞有些不安。  我亲着她的头发,说:“我不怕,我就要让你做我的女人,我要娶你,谁敢嘲笑你我就杀他全家,大不了我们离开这里,去外地,去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赚钱养你”。  “可是”,李霞还要说什么。我立即打断了她。  捧着李霞的脸,看着她的眼睛我发誓般说:“姨不要怕,天塌下来有我哪”。  她又哭了,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微笑不再说话。  从那时我明白一个道理,一个女人真正爱上你在乎的不是你有什么,你能给她什么,而是你敢对她说一句,“别怕,一切有我”。   那时候我是真年轻啊,抱着柔软的李霞,深深呼吸着她淡淡的体香,成熟女人的味道,鸡巴突然立正,死死地顶在了李霞的大腿根上,可能昨晚硬的时间太久了,有些酸疼,但我不在乎。  李霞也感受到了那突然的异物,又看到我一点点的向下挪动,眼看我的龟头已经快到阴道口,已经被她的阴毛摩擦的更硬了。李霞却一把抓住我的鸡巴,慌张的说:“二娃,不要,我下面疼”。  我有些不解,还没进去怎么会疼。我说:“那我轻轻地”。李霞说:“不是,你昨天来的太狠了,我下面现在像火烧一样”。  我有些茫然,说:我看看“。  说着向后爬过去,李霞无力地阻止被我轻易摆平。我趴到她两腿之间,轻轻地分开她的双腿,她害羞的用枕头挡住脸。  脸离着阴道口很近,几乎都要贴到她的阴毛上了。一只手拨开覆盖的阴毛,仔细的观察着,阴道口的褶皱上还贴附着早已干掉的爱液,用手拨开褶肉,里面就是我昨晚耗尽了全部力气的蜜穴,只是现在它不再是粉嫩可爱,而是变得暗红肿大,还有一丝血红和白色液体挂在洞口。  我突然想舔李霞的阴道,用我的舌头帮她治疗,但是李霞怎么都不肯,死死地抵住我的头。  她不同意我又怎么舍得强迫她,再次抱着她含着乳头睡着了。 【完】